第26章 第26章_权贵的五指山
笔趣阁 > 权贵的五指山 > 第26章 第26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章 第26章

  兵部官署里,几个官员暗下挤眉弄眼,而晚到的几个在其他同僚的暗示下悄悄往顾立轩的方位瞥去,这惊鸿一瞥下都不由大吃一惊,八卦之情熊熊燃起。

  “他何故如此”

  “听说是惹怒了家中的娘子。”

  “嗐,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简直是夫纲不振,可耻。”

  顾立轩仿佛丝毫不介意此刻顶着一张鼻青脸肿的模样供人观瞻,也仿佛丝毫不介意旁人的议论,一如往常的办公。若是有人好心相问,他亦毫无异样的温润笑着,只解释道是不慎磕着了,倒是让想看笑话的人无从着手。

  秦九特意抽空来瞧过一眼。自打他娘将之前的打算说与他听后,对于顾家,他就难免多关注了些。

  今日偶然听闻此事,到底按捺不住心痒,他就想来看看,那顾主事是否如旁人传得那般,被家中娘子揍得体无完肤。

  待见了真容后,秦九摇头咂嘴,亏得他娘对那顾家娘子百般推崇,又是温婉贤惠又是宽容豁达的,谁又知原来私下竟是个母夜叉。

  得了空闲,秦九似无意对霍侯爷说起此事,带着几分不屑之意嗤笑道“那顾主事可能觉得旁人眼睛都是瞎的罢,若说磕着能将脸磕成青一块紫一块倒有人信,可脸上的几道猫挠似的划伤怎么讲分明是让娘子给挠的呗。”

  霍殷耳旁仿佛又响起那道温凉的声音。

  眯了眯眼,他素来冷硬的面上浮现丝讽意,想当初尚且恩爱齐心的两人,还携手共渡难关,口口声声说对他这恶霸要忍、让、由、避、耐,这才过了多久,就反目成仇了

  想起嬷嬷说过的顾家私密事,霍殷躯体微仰,些许懒散的靠在椅背上,眼前慢慢浮现那日在万卷书坊偶遇的女子。简单素净的打扮,周身萦绕着浓浓的书卷气息,想来是个恬淡干净偏有几分清高孤傲的性子,焉能忍受那种藏污纳垢之事

  顾立轩今日上值之后,顾家剩下的其他人,包括顾立允在内,都沉浸在厅堂那诡异的气氛中。

  昨日顾母酉时方归,归来后带着几分探究又有几分惶惶之态迅速在沈晚周身隐晦一扫,扫罢之后也不知是庆幸还是遗憾的叹了口气。待见到鼻青脸肿的顾立轩后,顾母顿时目瞪口呆,仿佛乍然被人生硬打破某种惯有认知般,震惊的目光迅速定住沈晚。

  沈晚已然无所畏惧。时至今日,她不想指责什么,也不想去追究什么,既然两方情分到了如今这般田地,便再也没有继续维系下去的意义了。

  与沈晚无所畏惧下的淡定从容相比,顾立允便显得坐立不安。昨个大醉一场,直到今早方醒了酒,因而今早当他惊见他堂兄那般风流俊秀的人物,此刻竟是鼻青脸肿的凄惨模样,可想而知他的内心有多么震撼。他还当是他昨日酒后失态的结果,直到二伯父开口骂堂嫂,才方知这是堂嫂的所作所为。

  顾立允当即呆若木鸡。

  好半会他都觉得神思恍惚,一会觉得他这堂嫂可怕极了,瞧着不声不响,可动起手来毫不留情;一会觉得定是因昨日跟堂兄吃酒方引得堂嫂不快,这才引发了这厢血案,不由自责不已。

  顾父还是那套说辞“牝鸡司晨牝鸡司晨你去汴京城里转上一转,看看哪家的媳妇敢对自家相公动手就是敢大声说两句话都极有可能被赶回娘家去反了天了你,看你将轩儿打成那个样子,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肚子没个半点动静,偏的脾气还不小,非要轩儿将你赶回娘家你才肯罢休吗”

  沈晚的声音带了丝疲惫与嘶哑“公爹,婆婆,晚娘自知犯了七出之条,的确不配为人妇”

  “晚娘”顾母陡然喝住,不让她继续往下说,继而又缓了声音,语气隐约有些伤感“晚娘,我们顾家向来子嗣单薄,从你嫁进来我便从未将你当做外姓的媳妇看待,从来都是将你养做亲女你若这般说,岂不是要拿刀戳我的心你若怪便怪我,是我一时糊涂,便都是我的错咱们就揭过这一茬吧,以后谁都不要再提,还像往日那般,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其他的都随缘吧。”

  顾父听了这话简直惊呆了,他如何就不明白事情的走向怎么还带这般急转下降的。

  他气得脸色发青,很想反驳顾母,可又碍于平日顾母的淫威,加之本家子侄在,若顾母当场给他没脸,那他丢脸岂不是要丢到本家去

  思来想去,顾父便拂袖而去。

  顾立允也好呆,总觉得他二伯父家的气氛是越来越怪了,有时候他甚至在怀疑他都未曾听懂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

  沈晚实在不知她如今该拿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顾母。

  回顾这三年来的点点滴滴,顾母确是待她不薄,从未像其他人家的婆婆对她立规矩摆婆婆谱不说,好吃好穿的紧着她,待她较之亲儿也差不到哪去。可饶是如此,那般的对她算计终究是让她心凉了大截,为了顾家,就可以枉顾她的意愿,将她像物件一般推来送去的吗

  沈晚心中百般杂陈,一时心凉,一时悲凉。

  顾母转身对顾立允歉意说道“立允,本想着你入府来日子也能过得便宜些,不成想这些时日府中甚是不宁,反而影响了你读书”

  顾立允忙道“二伯娘说的哪里话,这些时日都是立允多有打搅。其实前两日我便想向二伯父二伯娘请辞,多有打扰心中不安是一方面,另外我其他同窗在外租赁好房舍,一直力邀我过去同住,也是想着能便宜讨论功课,以备来年科考。也是怕二老多想,所以才一直未提,今日左思右想,立允还是想冒昧开口请辞,希望能搬出去与同窗一道同住,还望您莫怪。”

  仿佛也预料到这一点,顾母也未多挽留,只道“如此也好,同窗之间相互交流学问倒也便宜。家里的厢房依旧给你留着,只要得了闲,你便回家来住,邀上你那些个同窗一道,个人家中还是招待的起的。”

  顾立允长长松了口气,起身拜道“多些二伯娘。”

  直待顾立允走出厅堂,顾母方转身拉过身侧沈晚那冰凉的手,目光殷切诚恳“晚娘,并非娘故意对你瞒下此事,实在是实在是难以启齿。说起来,此事我也并不是单单为顾家考虑,晚娘,你可知为女子,为人妇,此生若无一二子嗣傍身,晚景该是如何凄凉若将来立轩走在你后面尚且好些,好歹有他护你一二,要是反之呢,到那时你待如何”

  沈晚目光看向另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顾母苦笑“你尚且年轻,可能觉得那般处境远着呢,或不到那种境地。可需知这世间人心险恶,我活了这把岁数,见惯不少那些个赶寡妇,吃绝户的缺德事。你是没瞧见那些人的贪婪自私、阴险毒辣的嘴脸,每每回想,我还是觉得心惊肉跳。联想顾家如今的情形,我难免就多想了些,怕咱顾家最后也成了绝户,也怕晚娘你好歹嫁进顾家一场,最后却捞着那般凄惨的结局,便是届时我在泉下,怕是也难安。”

  沈晚动了动唇,此刻隐约觉得眼眶有些酸涩。

  “说到底,此事也是我冒进了,本合该先与你商量一番的,无论怎样,也应由你来拿主意定夺方是。悔不该先拿此事去与立轩说道,无异于当面戳他的脸面,害他如今性情大变,都是我的过错。”顾母叹气“真是没想到对此事你们都反应如此大,早知如此,我又何苦来哉如今害的你们小两口起了龃龉,本来恩恩爱爱的,现在却闹成这般,我真是罪过大了。”

  顾母自责的看向她“晚娘,说到底都是我的错,你要怪就怪娘好了,别再跟立轩僵着了。你们俩还像从前那般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其他的事就不提了,日后再说日后的,实在不行等过些年就过继吧。”

  沈晚到底红了眼圈。其实在听到顾母言及并非故意瞒她,便已消了对顾母升起的那丝芥蒂,如今听得顾母这般发自肺腑之言,到底是这三年处出了几分母女情谊,一时间只觉得心中酸酸涨涨的。

  她不敢抬头去对上顾母那殷切的目光,因为她实在不知,该如何开口告诉顾母,如今她和顾立轩已然撕破了脸,情分已断,纵然勉强维持表面的和睦,却也回不到从前

  更何况,自今往后,他们之间怕是连和睦的表象都难以维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228.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22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