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_权贵的五指山
笔趣阁 > 权贵的五指山 > 51
字体:      护眼 关灯

51

  扶着一瘸一拐的沈晚进了书坊,顾立轩焦急的对掌柜的说道“掌柜的,还烦请您这厢拿个椅子过来,在下的娘子腿有些不妥,此刻需要缓上一缓。”

  掌柜的瞧那娘子身怀六甲的模样,自不敢耽搁,赶紧搬过椅子来,让沈晚坐下缓缓。

  沈晚觉得好久都没这般怒过了,可能也是因着孕期情绪不定,压抑不住容易外泄,总之对着身旁的顾立轩,她的火气压都压不住。

  脸色难看的坐下,刚一坐稳她就一把甩开顾立轩的搀扶,手指最里侧的书架,忍无可忍道“烦请你去那厢呆着去”

  顾立轩脸上方浮现几许尴尬来。

  掌柜的似乎没料到这个从前常过来翻阅的娘子竟是这般暴躁脾性的,瞬间的呆滞后,忙打着哈哈装作要招待其他客人的模样赶紧离开了。

  顾立轩深吸口气,只得依言照做。

  顾立轩一从身边离开,沈晚方觉得气顺了些。

  皱眉俯身揉了揉抽痛的腿,揉过一会罢,沈晚又缓了些时间,这才大概觉得好受了些。

  书坊的竹帘冷不丁从外被人掀开,耀金色阳光洒进书坊的那刹,伴随的是由远及近的沉稳脚步声。

  沈晚刚开始并未察觉有何异样,依旧略有些笨拙的俯身揉着腿,眉头微皱,脑中尚还在努力回想着那大齐律大概是在哪层书架上。

  直到那黑底绣苍鹰的官靴停在她身侧,陡然兜来的阴影从头到脚将她盖住,她方诧异的回了神,反射性的就侧过脸看去那冷不丁撞入眼底的是藏青色边角滚金丝的常服,那料子,那样式,那刺绣,无不奢华,无不精细,又无不熟悉。因为,这般款式的男子常服她曾见过不下数次。

  沈晚几乎是瞬间僵冷了身体。目光呆滞的盯住那常服一角,此时此刻她竟是没有勇气再往上多看一寸。

  霍殷一进书坊就冷冷环视,目光锐利如鹰隼,直待见了那熟悉的身影背对着他独自一人而坐,而那姓顾的竟是远远的被打发在书架一角,这方缓了些脸色。

  目光似不经意间再次扫过那人,但见那人此刻正伏着身子揉腿,偶尔发出几声不适的吸气声,他不由心下一紧,想也没想的抬脚几步来到她跟前,停住。

  沈晚侧脸看来的时候,霍殷也瞬间僵了身体。可待余光见了那娘子犹如见了妖魔鬼怪般,小脸瞬间煞白又僵冷,他心中不由一冷继而一怒,紧握拳头好一会方勉强压抑住了,想要当场将她拎回侯府的冲动。

  这便是她对他的真正态度罢,视他如洪水猛兽,厌恶惧怕的躲都躲不及,又哪里来的半分情谊果真是好得很。

  最里排书架前的顾立轩呆若木鸡,便是他做梦也不敢想,竟在此时此地遇见了霍侯爷。

  他觉得既尴尬又惊惶,尴尬自不必说,至于惊惶顾立轩顿觉有些手足无措,他怕的是无法解释为何会单独陪同沈晚出门,更怕的是刚才在书坊门外搀扶沈晚的那一幕被霍侯爷纳入眼底。

  这厢顾立轩还在惊惶不安胡思乱想,那厢霍殷却先开口,仿佛才瞧见他般,淡漠道“哦顾员外郎”

  顾立轩一惊,赶紧收好所有情绪,趋步行至霍殷面前几步远处,拱手施礼“下官拜见上峰大人。”

  霍殷淡淡的抬手“又不是在官署,你不必多礼。”

  锦缎凉滑的触感划过脸颊,沈晚呼吸一滞,愈发垂低了眸,素手不由自主的抚上了凸起的腹部,似乎要这般便能汲取慰藉。

  霍殷余光瞥过,唇角浮起冷笑,淡淡收回了手负于身后握紧,藏青色的锦缎袖口在身侧划过冷冷的弧度。

  见顾立轩略有局促的站着,霍殷淡笑道“顾员外郎好兴致,休沐之余还有闲情雅致带家中娘子来书坊闲逛,当真神仙眷侣羡煞旁人。”

  一言既出,两人皆惊。

  沈晚还好些,抚着腹部总觉得还有些依仗,再加上此刻也用不着她开口,遂压力还小些。

  可顾立轩就不同了,他如何听不出他上峰的话里藏刀上峰的一字一句皆言不由衷,听在他耳中只觉得心惊肉跳,真是叫苦不迭。偏此刻又躲闪不得,只得咬牙直面对方那冰冷逼视的目光。

  “回回大人的话,今日家中奴仆身体有恙不能陪同拙荆外出,也是下官多心唯恐她有个万一,方一道同来。让大人见笑了。”

  霍殷面不改色的淡淡笑着“人之常情,何笑之有添丁是家族大事,的确是要好生看护。”最后四字,他说的意味深长。

  沈晚愈发垂了眸,让人看不清其中神色。

  顾立轩忙连声应是。

  霍殷不着痕迹的再次瞥过旁边那张瓷白的脸庞,身后握紧的手微动了动,随即便收了目光,再未发一言的转身离开。

  顾立轩长长松了口气。

  沈晚扶着椅子慢慢起身,然后绕过顾立轩,一步一步走向书坊的第二排书架,此时此刻她的眸光竟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顾立轩动了动唇,似乎是想嘱咐她慢些走小心些,可看着那冷漠的背影,到底也没说出口。

  他也未跟上去,因为他知道,她不想让他离她太近。

  霍侯爷话中的冷意和警告犹言在耳,顾立轩杵在原地脸色几度变幻。的确,他跟晚娘之间,今后不宜走的过近。

  大齐朝在全国交通要道的关口和渡口分设巡检司盘查行人,没有政府路引不准通行。大齐律规定,如果设有路引离开住地一百里,便作为偷渡关津论罪。

  捧着大齐律,沈晚越翻,脸色越沉,这个时代的户籍管理制度竟是如此严苛。路引,如果没有路引,她将寸步难行。便是有了路引,也是有一定时间期限的,如果过了期限,那么人则必须返回原籍。

  而若想要取得路引,便要拿着她的户籍,同时还必须在夫家人的陪同下,到当地所在官府去行办理才可。看到这里,沈晚简直要苦笑,如此这般,还不如她自己敷了双手双脚去淮阴侯府来的痛快。

  倒是还有一种法子能取得路引汴京城内私下有贩卖路引的,当然这毕竟是律法所不容忍的存在,且不说此厢的途径隐秘她能不能寻得到,便是那价钱怕也是她此刻出不起的。

  沈晚皱眉咬牙,若真到那时,实在不行的话她先想法离开汴京再说,至于日后去了别地如何面临卡检和抽检大不了装流民也好,不行装疯卖傻扮乞丐也罢,总能想的法子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228.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22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