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7章_权贵的五指山
笔趣阁 > 权贵的五指山 > 第7章 第7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章 第7章

  此时,刚散值出衙门的顾立轩也从双寿那得了信,惊闻他老父醉酒闯下的祸事,顷刻就脚底发软,只恨不得能如他母亲般晕死过去一了百了。

  双寿忙上前扶住,忧虑道“少爷,少夫人嘱咐您千万不可自乱阵脚,需即刻去找霍侯爷请罪。”

  一听霍侯爷三个字,顾立轩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得干干净净。

  去年冬天吏部尚书李涵犯事,罪因是草菅人命、收受贿赂外加卖官鬻爵,事发后数罪并罚被判腰斩,当时他们兵部所有人被霍侯爷勒令观刑。直至今时今日,他仍无法彻底忘记那样惨烈的场景,只要稍微一回忆,他仿佛就能立刻闻到那刺鼻的血腥味,听到李尚书那痛不欲生的哀嚎声,看到那喷溅满地的血,蠕动的肠子和掉落多处的内脏

  顾立轩胃部一阵痉挛,遍身发冷,脸色更是青白的不似活人。他可是听其他官僚私下隐晦提起,明面上那李尚书是犯了事罪有应得,可实际上却是他曾不知因何事开罪了霍侯爷,方得此下场

  “少爷,您可得稳住啊。少夫人说了,您这边得第一时间给霍侯爷请罪,可不能再耽搁了。”

  顾立轩俊逸的面上浮现惊慌之色“不不是,是我我素日掌章奏文移及缮写诸事,协助郎中处理该司各项事务,位卑言轻,又哪里够资格拜见尚书大人”

  双寿一听傻了眼,少爷这话的意思,是不去给那霍侯爷请罪了

  陆续有散值的官员从官署内出来,也有眼尖的瞧见顾立轩这边的异状,不由低声窃语,猜测着发生了何事。

  有和顾立轩素日交好的官员欲上前询问,可此时的他犹如惊弓之鸟,唯恐旁人知晓了他家开罪霍侯爷之事,此刻见人前来询问,只恨不得能插翅而飞,哪里还肯待在原地半刻

  前来好心询问的三两官员惊愕的看着那仓皇而逃的身影,呆若木鸡。

  主事府顾家这边,大夫嘱咐顾母切莫再忧心劳神,开了药方嘱咐她禁口之物,又叮嘱了沈晚受伤的手指莫碰凉水,肩上要按时涂药揉开淤血,样样都仔细嘱咐完后,方领了坐诊看病的银两,叹着气离开。

  待大夫一走,顾母就撑着炕沿挣扎起身,面色狰狞,手指着顾父所在的屋子凄厉的破口大骂“顾明理你这个浮浪破落户,亡家灭户的玩意,老娘真是几辈子损了阴德,这辈子才嫁给你这个腌臜玩意可怜我儿,摊上你这么个破烂爹,生生要被你给连累致死啊你不让我们娘俩好过,老娘也不让你安生了,要死也得拖你一块下地狱去,省的留在世上继续祸害立轩他们可怜的小两口”说道最后,顾母凄厉的声音渐渐转为悲哀,向来强硬的她流着泪哭嚎起来。

  此刻顾父早已醒酒,缩在里屋惶惶瑟瑟,扒着脑袋一声也不敢吭。

  “娘,您别这样。”沈晚心里哪里好受,因左手缠满绷带不宜动,只能轻轻抬手右手去擦顾母脸上的泪“秦嬷嬷虽面冷,可到底心不是硬的,既然她已经收了顾家的赔礼,那么此事也就揭过了。霍侯爷那边有相公呢,同在一官署,相公又是霍侯爷一手提拔的官员,只要相公诚心请罪,霍侯爷那边还能不念及几分面子情”

  “娘,晚娘”

  沈晚话音未落,外间就传来顾立轩惊慌失措的叫喊声。

  沈晚心里咯噔一下。

  顾母也受了惊,闻声仓皇望去,正好此刻顾立轩从外间掀帘而入,母子俩瞬间都看见了对方的惊惶无措。

  “轩儿你、可是霍侯爷开罪你了”

  顾立轩面色惶惶,头重脚轻的扑到炕前,冰凉的手紧紧攥着顾母的胳膊,闻言只茫然机械的回道“我,我没见到霍侯爷”

  沈晚倏地站了起来。

  “没见到可是霍侯爷不见你还是侯爷今日没在官署如在,那可是侯爷家的仆人传的话给你传话人可与你说过什么”

  顾立轩闻言一怔,这会似乎稍稍回了神,想起在官署的行事,面色微赧,不由垂了头缩在两臂之间“是当时思绪混乱,六神无主间只想着速速归家,所以并没拜见霍侯爷”

  沈晚也怔了。

  顾母生气的拍了他肩背一下,斥道“你这孩子怎能这般冒失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就单单想着归家归家又有何用,只有向霍侯爷请罪,求得他原谅方能止了祸事你想想,你可是在他手底下当差,如今你开罪了他们府上人,所谓打狗还要看主人,要是他迁怒于你,你这差事还要不要得”

  这可不单是差事的问题。

  沈晚吐口浊气,压住心底升起的烦躁,目光紧盯着顾立轩正色道“顾郎,官场上的事你自是比我们妇道人家懂得多,稍有差池,那可是万劫不复。先前我已求得秦嬷嬷这边谅解,秦嬷嬷和虞夫人也收下了咱家准备的赔礼,她们那厢自是揭过了。现在只要霍侯爷能散了心中这口气,那么此事便是真正翻篇了。”

  顾立轩惊喜的看她“那侯府的秦嬷嬷她们真的原谅了咱们”

  顾母忙道“可不是,这也多亏了你媳妇”

  沈晚打断她“娘,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顾郎,你还是速速给霍侯爷请罪去要紧。”

  此刻顾立轩似乎有了些许底气,双腿也不似之前般发软。勉强站起身,他闭着眼握了握拳,呼口气就要往外走。

  沈晚叫住了他。

  顾立轩疑惑的回头看她,沈晚顿了顿,道“带上爹一块去吧,霍侯爷府和侍郎府都要走上一遭,也再备上份厚礼,只要能过了这一遭,就是倾家荡产也使得。”

  顾母神色一正“到底是晚娘想的周到。”当即唤了刘妈拿来库房钥匙,交予顾立轩“所有家当都在那,需要什么你尽管拿。”

  顾立轩知道其中厉害,自是不会在这节骨眼上去抠唆含糊,当即拿了钥匙就奔去了库房。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228.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22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