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第 70 章_权贵的五指山
笔趣阁 > 权贵的五指山 > 第70章 第 70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0章 第 70 章

  “一群废物”伴随一声冷喝的还有书案被踢翻的声音。

  候在门外的秦九只觉得后颈发凉,虽然他此刻未在里头直面他们侯爷的雷霆之怒,可总觉得这声废物里也是包含他的。

  都一个多月了,派出去搜寻的人不知凡几,可至今连根毛都没找到。说来也甚是邪门,就那么个孤立无援的小娘子,也不知使了什么法子将自个给藏了起来,愣是躲过了一精密的严查,至今也没能让他们给搜着。

  刚开始几天的功夫,他们大概还能寻得些蛛丝马迹,可时间拖得越久,她人留下的踪迹就越少。大概自打那日在周边州县将她扑了个空后,自此她整个人就仿佛凭空消失般,任他们怎么查都再也查不到半丝痕迹来。

  其实他跟刘管家私下也不是没有嘀咕过的,天寒地冻的,这娘子孤身上路,便是逃也是逃不了多远的,在周边的州县里怎么着也能寻到些她经过的痕迹来。可她那厢竟能有十多天没了半丝踪迹,照着柔弱娘子孤身上路的凶险程度来断极大有可能是这小娘子凶多吉少了。

  拖得越久,这种可能性就越大,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都大概断定这小娘子尚还在人世的几率甚小。虽有这般猜测,可哪个也不敢在他们侯爷面前提上半个字,唯恐戳了他们侯爷的肺管子。没见着他们侯爷近些天来脸色越来越黑,情绪也越来越暴躁,还不是找不人急的。

  又过了一个月。

  侯府的通缉文书上的悬赏力度翻了一倍,之前赏金五千变一万,悬赏官阶也由加官一级变两级。别说周边州县的一众官员了,就连汴京城里杵在一个官阶数十年的那些官老爷们,看着都眼热,要不是碍于颜面,都恨不得亲自下场找人去。

  转过年到了石榴坐枝头的六月,距沈晚失踪那会亦过去了半年有余。

  虽说近些日子以来侯府寻人的力度越来越小,之前散出去搜寻的兵马也一波一波的被撤了回来,似乎隐约有就此放弃的兆头,可这半年来侯府寻人的疯魔架势到底还是深入人心,想来也足矣令整个汴京城百姓津津乐道个好些年。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霍相在搜人过程中动用的一系列手段,汴京城内的达官显贵们再明白不过。因而时常对此叹为观止,暗下也不由感叹,诸般手段便是缉捕个江洋大盗也足够了。

  “侯爷,信报上说,宜州那边也无消息”书房里,秦九双手呈着已展开的密信,说到最后声音渐小,头也愈发的垂低。半年来,他们侯爷已没有刚开始寻人时的暴怒和焦躁,面上看似平静无波,可周身气息却愈发沉厉的骇人。

  霍殷正抬手系着朝服扣子,闻言面上神色毫无波动,手上动作未停,待系好扣子之后又扶正了官帽。

  掸了掸宽大的朝服袖子,霍殷抬脚阔步朝外走去。

  “传令,外出搜寻的人尽数撤回。”

  “是,侯爷。”

  反射性应下的秦九猛地反应过来,惊诧的抬头望去,触目所及的那远去的沉冷背影令他骤然回神,赶紧再次垂低了头。

  心下却是惊疑不定,他们侯爷这是打算要彻底放弃了

  秦九难以置信,怎么看他们侯爷的模样,怎么不像能轻易将那小娘子放手的。

  甭管心里如何惊疑不信,秦九还是依令照做,遣人快马加鞭至周围各州县传令,停止搜寻,调回所有在外的人马,当天就尽数返回了侯府。

  顾府里,一如既往的平静。

  虿哥今早不肯好好吃奶,小身子直扭着似乎是想要往院子去,刘细娘便搁下了碗筷,让人取过虿哥的薄外套,给他披上后就抱着他到了院子。

  初夏六月,正是鲜花妍丽的时候。刘细娘抱着虿哥,指着不远处花朵开得正艳的兰花,笑着跟他说“这是兰花,兰花。”

  又指指花朵上翩跹的蝴蝶,笑道“这是蝴蝶。虿哥你看,蝴蝶生的美不美呀,你喜不喜欢呀”

  虿哥拍手咯咯直笑。

  这时顾立轩吃罢早膳出来,听到虿哥欢快的笑声,不由加快脚步朝着刘细娘他们所在的方向过来,走近后伸出手抱过虿哥“来,让爹爹抱抱喽”

  虿哥伸着胳膊挥舞着,咯咯的笑“爹爹”

  顾立轩惊喜的看向刘细娘“虿哥会说话了”

  刘细娘点头笑着“会了,早些天就会唤人了,只是你一直忙于公事,也没来得及让你知道。”

  顾立轩心里欢喜,又逗着虿哥唤了几声爹爹。

  刘细娘在旁看着,忽然将目光投向顾立轩,看着他问道“听说昨个侯府将外出搜寻的人全都撤回来了”

  顾立轩的笑僵在了脸上。继而似有不耐的嗯了声。

  “晚娘她半年多没信了。”

  顾立轩将孩子递给刘细娘,皱眉道“日后,凡与她相关的事,你一概不准再提。”

  抻了抻官服转身欲走之际,顾立轩又道“对了,这两天你准备一下,我已于官署中发了请帖,两日之后扶你为正室。”

  刘细娘大惊“你这是”继而又语气略有急促道“近些月来圣上频繁召你入宫,可是要你站队你可千万”

  “住嘴”顾立轩不耐的打断,盯着刘细娘,脸上尽是阴沉之色“不该管的你少管,做好你自己的事就成。”

  虿哥天真烂漫的拍着手,嘴里爹爹爹爹的直唤着。

  顾立轩眼中神色放软,抬手摸了摸虿哥娇嫩的脸蛋,温柔的冲他笑笑“我的虿哥生来聪慧,将来定是个一飞冲天了不得的大人物,是不是啊虿哥”

  虿哥挥舞着小手去抓脸上的大手,依旧咯咯的笑。

  顾立轩看向刘细娘,意味深长“两日后,你就是顾府的主母,虿哥自此便记于你名下了你会待虿哥如亲子吧”

  刘细娘抚着虿哥的背,目光低垂盯着花园那处新翻过的土壤,沉默片刻后,清冽的声音里带着坚定“虿哥,从来都是我亲生儿而我刘细娘,自然是虿哥的亲娘。”

  两日后,顾府披红挂绿,张灯结彩,院子里亦是高朋满座,觥筹交错。

  若有心细的就会发现,此刻满座的高朋中,霍党的中坚人员竟无一人在座,反倒是保皇党的若干大臣皆在此列,与顾侍郎推杯换盏一派和乐融融的画面。

  此厢深意便值得推敲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228.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228.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